NEWS

【衛教資訊】打呼又有高血壓,小心睡眠呼吸中止症!

24
March
2017


健康的隱形殺手-高血壓

高血壓一直被視為影響現代人健康的危險因子。根據國民健康署2016年調查指出:台灣18歲以上的民眾,每四個人中,就有一人罹患高血壓!估計全國有462萬人罹患高血壓。

 

其中,又有2~4成的人沒有定期量血壓的習慣,其中,年輕族群因外食機率高吃重鹹,且對高血壓認知不足,有6成的年輕人不量血壓。高血壓常沒有明顯症狀,是典型的沈默殺手,因此經常會被忽略。(*註1)

 

血壓多少,才算高血壓?

 

「血壓」意指是血管壁內受到流動血液衝擊的壓力。我們必須運用血壓,心臟才能順利將血液輸送到各個器官與肌肉,維持人體的運作。

 

一般對高血壓的定義採1999年世界衞生組織所公告「高血壓定義與分類」,其整理如下表所示,各項分期範圍只適用於沒有服用降血壓藥物與急性疾病之患者:


 高血壓分類 易特聯合整理

表:高血壓定義範圍 (來源:易特聯合科技整理)

 

其中又可將高血壓分為二大類:

(1).原發性高血壓(Primary Hypertension) : 約占80%-90%。沒辦法找出確切讓血壓升高的原因,主要推測與年齡、性別、遺傳、生活型態等因素有關。
(2).繼發性高血壓(Secondary Hypertension) : 約占20%。若能鎖定引發原因,就能加以治療。常見引發的原因如:甲狀腺機能亢進、內分泌系統異常以及睡眠呼吸中止症等,但也有因主動脈狹窄、腦部而引發高血壓。

 

但不論能否找出引發原因,都需要妥善治療、控制高血壓。若忽視不治療,則將對大腦、心臟、腎臟等重要器官造成危害.美國梅約醫學中心(Mayo Clinic)指出高血壓部妥善控制,將造成的危害如下(*註2):

●心臟:血壓高造成動脈阻力增加,導致左心室得更用力才能將血液打出去,長久下來左心室會變為肥大,致使心臟衰竭;供應心臟血流的冠狀動脈硬化,因而心絞痛、心肌梗塞的危險增加。

●動脈:血壓高可能使動脈內膜增厚,使血管硬化,管壁變厚且狹窄;並會破壞動脈管壁,形成斑塊或動脈瘤,萬一發生主動脈剝離、破裂,將比心肌梗塞更危急,病人甚至來不及開刀就喪命。  

●腦部:高血壓造成腦血管破裂出血,或是血塊阻塞血流至大腦各部位,是引起中風主要原因。 

●腎臟:血壓高會使腎臟血液循環惡化,破壞腎功能,引起腎衰竭。 

●眼睛:造成視網膜病變,嚴重會失明。 

●代謝症候群:高血壓經常帶來另兩個壞朋友——高血糖和高血脂,將來容易發展成糖尿病、心臟病、中風。 
 

 

長期睡眠呼吸中止症易引發高血壓


大部分人認為會打呼,代表睡得熟,不需要在意,但是,卻忽略了自己可能已經患有「睡眠呼吸中止症」。(了解更多>>睡眠呼吸中止症

 

近年國際研究已陸續發現睡眠呼吸中止症與高血壓之間的關聯性,其中新英格蘭醫學雜誌在2000年刊登出一個大型前瞻性研究(*註3),已發現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(OSA)是引發高血壓病症的一個獨立危險因子,且在暴露-反應關係(Exposure-response relationship)。其主要的機轉是因為:睡眠呼吸中止症所產生間歇性反覆缺氧、讓血氧濃度下降,進而促使交感神經活性增強與氧化壓力所導致。

 

此外,在2003年美國高血壓評價和防治委員會(JNCT),已明確將 OSA 列為繼發性高血壓的主要病因之一。2008年美國心臟病協會發表指出:約半數的 OSA 患者同時伴有高血壓疾病,至少有30% 的高血壓患者有 OSA 。

 

即早診斷並治療睡眠呼吸中止症狀

 

因此,當發現自己有睡眠呼吸中止症病徵,又合併有高血壓症狀時,須即早進行睡眠檢測,並做進一步診斷治療。若引起高血壓的主因是睡眠呼吸中止,且未妥善治療睡眠障礙問題,僅以降血壓藥物治療,其控制血壓的效果往往不會很好。很多難以治療的高血壓後來發現都有未治療的睡眠呼吸中止症,治療睡眠呼吸中止可以改善高血壓的控制  

近期研究(*註4)也表明OSA患者在經過CPAP治療後,其本來正常血壓者血壓無下降或者下降幅度較小,但本來是高血壓患者其血壓則明顯下降,並達到統計學上的意義。

圖:睡眠呼吸中止症(Sleep Apnea)常見表徵 (圖片來源:公開網路)

 

 

資料來源

*註1:衛生福利部國民健康署調查報告
*註2:康健雜誌報導《破除高血壓6大迷思
*註3:Peppard PE, Young T, Palta M, et al: Prospective study of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sleep-disordered breathing and hypertension. N Engl J Med 2000; 342: 1378-84.
*註4:Barbe F, Duran-Cantolla J, Capote F, et al: Long-term
Barbe F, Duran-Cantolla J, Capote F, et al: Long-term effect of continuous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 in hypertensive patients with sleep apnea.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.2010 Apr 1;181(7):718-26.

 

聯絡我們